当前位置:首页 > 日常养生 > 正文内容 >

日常生活的迷津与魅力—养生网中医养生养生保健食疗养生养生之道最好的养生网站提供生活小常识100个养生小窍门

时间:2021-10-13 来源:秋分养生网 点击:686次


  作为日本新生代导演,是枝裕和无疑在电影与文学两个维度开拓并寻找到恰当的表达方式,以沉静、克制的镜头语言与文学书写,呈现人性与人情的细腻、幽微之美。

  新京报:是枝裕和被归为上世纪90年代末“新日本电影新”的代表,和成濑已喜男、小津安二郎等日本导演比,他在电影上的传承与开创都有哪些?

  戴锦华:是枝裕和有小津的影子,也有欧洲艺术电影的传统和脉络,他的魅力在于,他很成功地组合了欧洲艺术电影的传统和小津的叙事韵味,以及山田洋次所代表的日本主流的叙事传统,形成了的格。是枝裕和的电影表现日本庭生活、日常琐事,表现日常的缺残和创伤的时刻,慢而不闷,充满了山田洋次式的对日常生活很深的体认,以说是日本电影几种力量的汇流点。

  新京报:作家沃克柏西曾说:“日常是戏剧的敌人。”是枝裕和的电影是如何平衡、处理日常与戏剧冲突的呢?

  戴锦华:对于电影的理解,多少被黄金的好莱坞电影锁定了,会认为电影是某一种戏剧。但其实高度的戏剧化、电影的时间链完全被情节充满,是有声片进入电影之后的一段弯路。电影捕捉日常生活中视而不见的东西,让我们以完全不同的方式看到,然后体认最熟悉生活中的某种诗意,这更是电影的魅力所在。希区柯克说,电影是减去琐碎片段的人生。戈达尔说,电影就是琐碎的片段。这就是构成了商业电影与艺术电影的区别,是枝裕和更接近后者。

  新京报:是枝裕和的电影中有日本传统审美中纯净、言犹未尽的哲学意味,也蕴含着独特的“弱道”之美——以柔弱敛面对命运的强力。我西安中际医院,癫痫比你想象中好治们如何理解这种电影美学呢?

  戴锦华:不是电影美学,而是一种哲学姿态。它并不体现在镜头、风格、造型上,而是叙事态度和对人物的呈现方式上。是枝的人物来不是戏剧性、迸发式的、抗争式的,只是承受。表现出的是面对琐屑的痛苦和无助,面对生命虽无力却依然柔韧的感觉。

  上世纪90年代后期,批日本年轻导演的影片有一个共同特点,和上世纪60年代日本电影新浪潮的大师,以及之后的北野武等人相比,他们有自觉的“东方位置”。两轮的日本电影新浪潮,对日本元素基本持批判态度。而是枝自觉地去寻找这样的位置和表达,有非常典型的后革命时代的全球特征。和绝大多的艺术电影不同,是枝裕和始终追求着某种和解,剧情始终朝向某种暖意,在极度的寒冷中向一点点温暖聚拢。在电影美学上不极端,比小津更内敛、更透彻,带有某种社会态度和意味。

  新京报:有人评价说,和日本黄金一代的导演相比,是枝裕和缺少视野和深度,在题材上始终没有创新,你怎么看这样的评价?

  戴锦华:题材或讲述对象并不能用来衡量一个电影作者的视野。没有触及大题材,并不能说明他格局小。问题不在于他始终表现家庭,而是他始终都是以极端内敛、寻求和解的态度,得他在触及社会时有敏感度,但没有锐度。是枝裕和相对于日本新浪潮电影导演,显得太温和。

  新京报:和电影相比,是枝裕和的著作《步履不停》似乎在时间的维度上更宽广,表达的细节也更充分。你怎么看待这种文学表达与电影镜头语言之间的区别?

  第一,小说叙事者所处的时间点症状性癫痫治疗费用是在他父母去世7年以后,而电影是他父母尚在的时候。电影没有倒叙,也没有闪回,而小说用了追叙的叙事方式,容量比电影大很多。

  第二,小说中“我”的想法和感受是很一部分,电影则是客观的镜头。比如电影中,家里飞进一只蝴蝶,落在大儿子的镜框上,二儿子抓住蝴蝶。小说里写:“只是当我想要捏住它的时候,它像是要抵抗我似的,用它细细的脚紧紧抓着镶框边缘不放,那力道比我想象的还大。”这就很惊心动魄,电影没办法表现。电影的长处是更直观,小说是以文字的艺术让读者通过想象来完成阅读。是枝裕和同时运用两种形式,发挥了各自的长处。

  新京报:是枝裕和的小说叙事往往波澜不惊,寥寥数语中却蕴含极为丰富、深沉的感情和人与人之间不便言说的微妙联系。这与日本的文学传统有没有关联?

  止庵:日本文学在内容上注重人生体验和审美感受,前者是一种很细腻的、难以言传的人生滋味,后者则是调动的感官感受。在形式上,日本小说和西方小说的区别是不重情节、重细节,从《源氏物语》到现在都是这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这是非常明显的,90年代以后,日本文学世界文学的一部分,没有原来那么鲜明了。在这个背景下看,是枝的小说属于情节性不强、更有日本文学性的小说。他的作品需要读者用更细致的感受力去阅读和体会。

  新京报:对于很多读者而言,文学作品中的冲突和悬念是他们阅读的动因,但是枝裕和的作品却反其道而行之。我们如何看待是枝裕和作品的价值?

  止庵:是枝裕和所属的那一路日本文学都是反其道而行的,而他们曾是日本卡马西平服药后什么时候有效?文学的主流。川端康成、谷崎润一郎、夏目漱石、太宰治,他们的文学都不是靠情节性的冲突和悬念吸引读者的。这是是枝继承的日本文学的传统,是日本文学有别于世界各国文学的。我们的小说往往写得不够细,情节变化太快,容易漏掉最有分量和味道的东西。文学触动人的,往往在细腻之处。

  新京报:如果将文学作品分为“写给时代的”与“写给时间的”,是枝裕和显然是后者。在他的文学作品中,时代的因素并不显见。如何理解他对待时代与历史的态度?

  止庵:这是日本文学的一个传统,是枝可以纳入这个传统中。文学或电影不是说反映了时代,就比不反映时代高多少。最重要的在于真正能够打动人的地方。是枝裕和的小说创作,继承了日本主流文学的传统,并且完成得非常出色。

  新京报:是枝裕和的电影中,日本的现代家庭的代际沟壑常常难以弥合,亲情关系薄弱。这与战后日本社会传统大家族的解体、家庭结构的变化有关吗?

  蔡孟翰:小津安二郎的《东京物语》(1935年)即是将日本战后家族的变化浓缩、呈现、预言在一部电影里,主要有三点:一、以夫妻和孩子组成的核心家庭为主;二、家庭主妇地位提高,男主人在家里的决定权大幅降低;三、核心家庭迅速都市化、“一极化”。

  变化的原因有二:一是传统的长子继承制被废除;二是战后日本迅速工业化与都市化,乡下人口流出。是枝裕和的电影在这一点上继承了小津的视角与题材,着重表现日本泡沫经济崩溃以来的社会与家庭问题,也就是过去的20多年。

  新京报:是枝裕和的影哪家医院能治癫痫病片往往不着眼于对死者的缅怀,而是聚焦于生者如何摆脱过去的情感纽带以建立新的关系。从日本传统中弱化个体差异的人际关系,到现代社会人与人关系的“割裂”,日本社会的变迁是如何影响个体生活的?

  蔡孟翰:与小津安二郎缅怀过去的浓郁情绪相比,是枝裕和是面向未来的,他更注重如何重建小群体的生活。比如《如父如子》里,福山雅治原来的家庭,正体现了是枝认为现在日本核心家庭常有的冷漠与疏离感,借由小孩的对调错置,淡化了血缘对家庭的重要性,强调人与人的契合与缘分。是枝同时也很传统,仍强调父亲的传统角色与家庭的重要性。

  新京报:是枝裕和的电影与同时代的导演类似,都蕴含对过去秩序及其对行为约束力的怀念。如何看待日本近代化对民族心态的影响?

  蔡孟翰:日本近代对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与中国有截然不同的态度。日本在明治维新以前,也即幕府时代末期(19世纪50年代)就已经认识到,学习西方是保卫日本传统最好的方式。佐久间象山提出的“东洋道德,西洋艺术”,成为明治维新以来日本的指导思想。战前日本关于西方文明所带来的挑战,更令日本人有主体性的危机感与焦虑感。

  新京报:在日本当下快节奏、效益驱动的社会大环境中,如何理解是枝裕和作品中的缓慢而细碎的日常?

  蔡孟翰:日本社会近年来传统文化与组织衰弱,人与人的关系比20年前更加疏离。人与人在日常生活中应该如何联系?是枝回到以人为本位的人文伦理思考,从容不迫追索人们今后应该如何生活。正是如,令人回味无穷。


秋分养生网(jkcp.jnzfx.com)告诉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健康生活 爱护自己